热点 新作 新闻 现场 言论 专题 展览 碑帖 润格 公告

5月22日上午,由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北京大学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全球视野下的汉字水墨艺术人才培养高层论坛”在天津师范大学校会议中心举行。
天津美术学院院长邓国源教授,天津师范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梁福成教授,国际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法全集》主编刘正成,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天民先生,北京大学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汉字艺术家濮列平教授,中央美院中国文字艺术设计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克俭教授,中国美术学院国画学院张浩教授,现代书法家代表、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央美院特聘教授邵岩,首都师范大学书法教授、书法家、文字学家,美国世界中国学研究会约翰。摩根汉字全球实验室主任、《汉字视界》执行主编赵宏,著名书法家、评论家王炳学,中国美术学院2017-2018年国家艺术基金--汉字水墨传播项目主持人、汉字艺术家、北大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晓明副教授,天津美术学院科研处处长、美术馆馆长王伟毅教授,天津美院影像艺术系副主任陈红汗,艺术策划人许忠文,北大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秘书长、策展人、汉字艺术家王勇,汉字艺术家、李骆公艺术馆馆长李不酸,北大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陈陈,天津师范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杨金颖,天津师大社会科学处副处长刘慧,天津师大美术与设计学院党委书记陈元,以及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的师生参加了本次论坛。论坛开幕仪式由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要彬教授主持。开幕仪式前,天津师范大学党委书记荆洪阳会见了与会的部分专家、学者。

全球视野下的汉字水墨艺术人才培养高层论坛现场。

国际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法全集》主编刘正成在论坛作《汉字水墨、字艺术与书法的关系》发言,以下为发言实录,未经作者审阅,此注。

汉字水墨、汉字艺术与书法的关系

——在全球视野下的汉字水墨艺术人才培养高层论坛的发言

刘正成

一、汉字艺术与书法的关系

我之所以要讲这个问题,是因为每一次开会朱青生都要纠缠这个问题,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如果从全球视野来看,汉字无疑是中国文化类的图腾。中国正在崛起,经济总量正在往前发展,他们表现出来对中国的向往。我到欧洲去访问,我发现,外面的时尚的都是汉字,我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用汉字,就像图腾一样。都觉得汉字就能代表中国的文化图腾,他们可能是在关注中国的文化,或者运用中国文化一种精神,这种现象就是我们的汉字有了相当大的全球化的视野。可能是中国从来没有遇到这样一个时代,这就是汉字的魅力。

在外国人眼中怎么看这个汉字,到底这个汉字是符号还是艺术还是什么?我没有跟他们交换过更多的意见,在他们眼中汉字是什么东西?我跟历史学家李先生讨论过关于汉字书法的问题,然后取得的共识就是汉字之始即书法之始。鲁迅先生在描写一个人在做符号的时候是一种审美。《中华大字典》收录有六万汉字,人类的世界怎么可能创造这么多不同形状的符号?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认真研究过这个问题,黄帝距离我们现在五千年,汉字符号距离我们一万年,甚至更早的时间。我觉得这么多不同形态的符号,在中国中间创造出来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如果说中国有什么艺术的话,没有任何一个世界艺术能超过汉字的造型。

伏羲用他的精神也和思想要把这一笔画直,逐渐创造文字,所以把审美和汉字分开这个观点,我觉得值得商榷。我觉得汉字艺术无法与书法分开,书法就是写汉字,分开到什么程度?怎么分开?汉字与生的基因中间带着书写的状态,书写的情感表达,实现的过程怎么样?我觉得由汉字衍生出来的东西都包含审美,这是第一个问题。

二、汉字水墨与书法的关系

汉字水墨是汉字的泛化运用,又区别于时间当中的一个阶段。汉字艺术家濮列平先生也讲汉字水墨,汉字艺术,那么汉字水墨是汉字艺术产生的一个艺术的原动力一样,艺术诞生于汉字水墨这么一个艺术冲动这一方面,这个艺术表现跟书画,跟文字本身的艺术我觉得是有密切关系的,只是关系的度是多少?

昨天听到濮列平讲到的他对汉字艺术在建筑装饰,酒店设计的应用,我觉得有很大的前途,而且天津师范大学开设这么一个学科是非常适应现代需要,这个需要我觉得在全球观点来看的话是一个世界性的需要。我们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办了徐志摩诗歌艺术节,艺术方面包括书法和绘画,我们去了很多著名书法家,但是最受关注的就是邵岩的现代书法,他的作品是汉字”再别康桥“,再别康桥,这种汉字艺术是不是中西方文化很好的一个桥梁?汉字艺术中受到感动,然后艺术再升华到汉字水墨,然后再升华到汉字书法,是不是可以经过这个过程实现我们全球对话,我觉得可以。纹身已经动起来了,服装也已经动起来了,泰森是一个拳击手他也对汉字有兴趣,如果他觉得不好看是不可能在身上纹身的,他觉得纹在身上就是好看,贝克汉姆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觉得这是他的一种审美。我觉得把汉字水墨艺术这个学科设到天津师范大学的美术与设计学院下面是非常合理的,艺术学院肯定是跟艺术相关,那么艺术相关跟书法就是相关的。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

我们现在总在探讨现代性,怎么能让我们的艺术有新的创造?我希望大家放松,为什么呢?按照现在量子观念时间是不存在的,就不知道什么是先,什么是后,因为时间是要测量才能感觉出来的,但是测量是不准确的,因为没有一个实物是没法测量的,可能说过去、现代和未来是同时存在的,这是量子力学的观点实际上是这个观点。所以我觉得汉字艺术家在对待中国文明的遗产的时候可以打破从前历史的观念,利用中国的符号根本不用说什么现代、当代和古代,对吧?这一点我觉得不是全球视野了,是从宇宙视野,就是说量子力学的一个重大命题。所以我今天我觉得艺术怎么样去看?我们现在创造更充裕吗?创造十个符号我创造不出来,承接的时候至少有几千个符号,我们甲骨文的时代,所以不要低估古人的智慧。

按照佛学的观念,莫那识告诉我们,人不能被机器代替,机器人不能有我的自觉,第七识共同的认识,相对论的这种故事,这个观点来理解我们的汉字,我们的有几万个汉字,我们常用的汉字也有五六千汉字已经在十四亿人口中间共同理会汉字的意义,或者他视觉的含义。刚才我们看张浩先生的作品,那几个图式就有不同的分解,但是汉字有几万个,甚至几千个汉字都能找到一个共同的一息,审美的趋向,这就是一种契机,这是很不容易的。英文26个字母,中国常用的汉字几千个符号,书写汉字大家同时都引起了心灵的共鸣,笔划的快慢,结构的虚实,一般的人贴一个书法作品出来,每个人的参与都认为自己有一套方法来认识这个书法的审美标准,而提更多的批评意见。

比如说关于丑书的批评等等,这个批评的象度,符号性超过张浩先生那几件作品的理解和方式,可能你刚才举了比如说我这些东西出来,有三种、四种、五种对汉字所创造的世界象度很多,同时也有它的统一性,规范性,大家都很容易理解,所以中国文化自信这方面的问题,从学术的角度理解的话,我们要珍视这十四亿人共同形成文字符号意义和文字结构笔划的审美感受,要推行我们中国文化的审美标准,从这一点来说,我想我们的汉字艺术也好,汉字水墨也好,会对汉字,会对我们书法艺术启发沟通,让他们理解我们的艺术。

西方的很多学者对中国书法望而生畏。我举个例子,我在2001年的时候参加考古所的国际研究会,跟我同一个论文组有英国的学者叫罗森夫人,他是艺术史系主任,他是研究中国青铜器有,他在会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用金属含量的变化来进行断代,我觉得非常特殊,非常有特点。吃饭的时候我就跟他交流,我说中国研究首先看有没有铭文,为什么你只研究金属成分?为什么跟中国研究的方法不一样呢?他说我没法认识汉字,特别是汉字上面的篆书。同样我觉得西方学者有共同的一点,我读苏立文的书,它有一个前言,前言的第一段就说我很喜欢中国的艺术,我很想阐述他的审美特点,但是我就是不理解中国,特别是草书变化的手法我根本就不能把它简释出来,这是我最大的一个遗憾。看来中国文字审美对他们的障碍是非常大的。

西方的这种思想非常影响中国人的学术,我们中国的学者有很多去外国去留学,所有硕士、博士生论文根本不变的方法,他们都离开了艺术的本质,艺术的本质是什么呢?就是作品。他的风格意义,风格的发展,风格的变化,和风格审美意义确定,中国以前就是研究就谈风格。中国人都认为你理解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说书法谈了一个什么概念?你就理解了我的一个什么意思。中国艺术史研究范围,学习西方的文化方法,对中国的研究确实很有意义,但是中间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向西方专家请教了很多次,我就请教了牛津大学的后任的史学主任 柯律格教授,我就送了他一本书是《中国书法全集》,他翻开了一看马上就说我不懂书法,也不懂中国绘画,我突然想起了他写的《雅债》这本书的时候,他没有研究文征明怎么画画,怎么着色,他研究的是怎么从他的书法到了房间里边挂着,这个是世传流通,到万历时间这个作品怎么在艺术家的书法怎么流转到衍生的墙上,成为艺术商品。我回过头来跟苏立文谈这件事的时候,他问我聊的什么?他说,因为柯律格的很重要的一本著作就是元代的图象性这本书,他是研究图的,我是研究画的,所以说西方这位教授为什么懂中国画呢,到中国来跟张大千,黄宾虹、徐悲鸿有交朋友,现代的西方学者他们就是人类学的西方成为了一个风潮,研究中国历史基本上是文化领域学的一个潮流。

我们出口转内销的学者都拿这种方法在全国进行传播,所以这种方法,它没有到艺术本质的问题。我有一个好朋友出了本书,他是偏重于什么位置,偏重于什么发展都没有说,这就是西方研究艺术史出口转内销的结果,形成了很多论文是这样的,但是我想这个是不是我在想,因为我也不懂英文是不是我的偏见?

今年春节期间我去英国探亲,很短的时间,但是间了那儿艺术史系的主任,是一个女士,教授,他是研究俄罗斯绘画的。他说艺术也是很重要的,我们到剑桥大学的时候都是国外学院文化人类学博物馆做这个,没有见到艺术史系的人和牛津艺术史系有什么不一样,我请了一个英国人翻译我的《书法艺术概论》,这个学者叫刘华,他在牛津大学艺术史系研究绘画,因为都不懂绘画和书法,最后学什么呢?从文学上找了一个道路。这让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启示,他说我们剑桥艺术史系建立了很长的时间,剑桥得有八百年的历史了,我们研究欧洲的绘画,就是没有研究中国艺术的人,我们中国艺术现在全世界这么大影响我们剑桥艺术系就没有研究中国的绘画书法了,怎么办?所以还说了一个方法,他说我觉得我们现在要主张用中国的方法研究中国的艺术,这句话什么意思呢?他用西方艺术研究中国艺术很不满意,他觉得艺术是学者研究中国艺术只能研究一个皮毛,他研究中国艺术的环境,他们看图而不看画,因为他看不懂画是吧?而中国的艺术就是因为中国懂艺术,懂书法。我觉得这个人厉害,在西方所有的问题,这个问题给我一个回答,就是我们今天艺术的方向不仅要学西方,文化人类学的方法,拓宽研究的范围,同时也要牢牢的把握我们艺术研究的核心,就是作品和作象,中国艺术家的心灵描绘出来让别人理解,所以今天我们谈到全球化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两个问题很重要。

刚才张浩讲的他的作品,对方理解不了,同样是中国人他理解不了,所以对中国的汉字,汉字所赋予的审美,书法一定要想明白,想明白这个是什么道理,道理为什么是西方社会意义符号变成一个审美的主体呢?要想明白。第二句话叫说清楚,你想不明白,说不清楚,你的艺术怎么传播呢?根本没法传播。我写了一本书叫《书法艺术概论》,我就找了牛津大学和另外一个人,两个人给我翻译出来,到今天还没出版就耽误了四五年的时间,编辑讨论怎么出这个书,选择翻译的时候,翻译了五千字你先看一看行不行?然后我请牛津大学的其他的博士生们看看行不行?说行!几年都没有把它出版赫尔出版社,是很好的出版社,他在纠结怎么出这个书,反复的研究怎么把这个书推广出去。

昨天濮列平先生也谈到我们这个学科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学科的结构,学科的结构涉及到学科的教材,教材、教师、教学大纲是设立学科的一个关键的三要素,所以我就想我们想明白,说清楚,什么说清楚?注意。我们的汉字水墨艺术或者汉字水墨的汉字艺术,进入现代设计领域的话要配备什么教材?我的建议跟濮列平先生的想法还是基本一致的,我们要设立汉字艺术的教材,汉字水墨的教材,但是我觉得还有一个基础教材就是书法的教材,因为它史书汉字和书法,我们的共识即书法共识,这个也可以作为基础教材之一。

在我们开设学科的时候还是要把书法、美学,为什么书法是艺术?它和人生的关系,生活的关系,人们的共识,它的技术,它的形式,内容关系要把它说清楚,作为我们原生态的汉字艺术,书法来进行关照,再进行我们的汉字艺术拓宽领域,汉字艺术对社会广泛的应用,巨大的天地之间都有相辅相成的一个学科级次,或者说是从艺术到艺术中间的层次,让大家非常清楚的明白。这样让我们最后了解汉字艺术,他也会欣赏在实际应用中间推广,这也就不是作为一个学科,打破学科进行跨学科的综合的处理这个问题,我想这个都会发展。

我在中国书法家协会主持业务的时候,为什么坚持把现代书法放到书法里边?它就是一个重要融合的一个参照方面。1986年第二次中表展的时候,我邀请的古干等在书法家协会进行了一个谈判,一个条件就是现代书法可以用实践作品非选举进入展览,不要参加评选,叫现代书法家协会评好了就好了,如果拿到评委会一评肯定要少数啊,评委会要推翻这个决定,不行!你一定要遵守我们这个评选的规矩就是少数服从多数,我说不行,组委会有决定权,你把我拉出去你不赞成我的投票不行,投票无效,不可以。我们的现代书法、水墨艺术和书法相得益彰的共同发展,能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共同发展中互相参照,我们不要看文字古代多少千年的,按照现代的世界观念就是没有现在过去未来这种观念,这样把我们的汉字艺术,汉字水墨会拓得很宽,同时也有赖于我们同书法的风险,得到一些新的启发。

所以我作为汉字艺术的们外之才提供一些看法,不管是全球化的还是宇宙,仅供大家参考,没有到我们汉字艺术的核心,你们就当我是在闲谈吧,谢谢大家!

天津师范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梁福成教授致辞。

天津师范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梁福成教授在开幕仪式上介绍了天津师范大学优势学科和特色学科的发展情况。他表示,汉字水墨是一种既有中国文化的根性,又有世界意义的当代艺术,优秀人才的培养是汉字水墨良性发展的基石,期待论坛在推动汉字水墨高端人才培养上做出积极探索,为大家提供一个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互相促进的平台,扩大和加强本校美术学学科的学术交流和社会贡献。

天津美术学院院长邓国源教授致辞。

天津美术学院院长邓国源说,汉字水墨艺术由现代书法发展而来,从1985年第一次现代书法展至今已历30余年。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讲,天津美术学院是现代书法和现代水墨的发祥地之一。天津美术学院的奠基人之一李骆公先生是中国现代书法或汉字水墨艺术的最早实践者,他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开始了现代书法的探索,创作了大量的作品,且成就卓著,在国内外产生了重要影响。改革开放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的年轻一代教师延续了这个传统。

邓国源说,本次论坛的组织者之一、天津师范大学顿子斌教授上个世纪90年代末曾在天津美术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深受天津美术学院这传统的影响,在学期间即发表多篇与现代书法有关的评论,其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也是研究现代书法艺术,且得到了答辩委员会的好评。多年来,顿子斌矢志不渝坚持现代书法创作和理论研究,成绩斐然。特别是他的“影书”,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艺术领域,颇受艺术界称誉。他将现现代书法和汉字水墨艺术带到了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得到了学院和学校领导的鼎力支持。去年天津师范大学招收了第一位中国画专业、侧重汉字水墨艺术研究方向的硕士研究生,引起相关领域专家的关注。此次论坛的召开适逢其时,希望大家利用此次机会广泛听取论坛专家意见,做好汉字水墨艺术方向研究生高层次人才培养的破冰之举,为后来者树立典范。

开幕仪式上,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北大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向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汉字水墨艺术学者顿子斌先生颁发聘书,聘请顿子斌为北大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据了解,本次论坛是天津师范大学建校60周年校庆特色学术活动之一,围绕“全球视野下的汉字水墨艺术人才的培养”,尤其是高等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的论题而展开,同时对该研究领域的相关学术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与会专家在论坛上集中研讨了汉字水墨艺术的造型基础、文化基础、历史支撑以及汉字水墨艺术研究生教学方法、目标、课程设置等理论与实践等学术前沿问题。与会专家认为,“汉字水墨艺术”是以中国汉字为基础资源的当代表达方式,是当代艺术的理念。汉字艺术已经变成了独立的艺术学科,其学科认识与当下的教学密切相关。目前,这一学科的人才培养还处于空白阶段。而此次论坛是首次在国内高校中举办,为汉字水墨艺术高等教育、高层次人才培养及相关研究工作的顺利开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同时也将进一步提升天津师范大学美术学一级学科与汉字水墨艺术教学科研在国内的影响力。(包仲川、刘俊苍)

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天民致辞。

北京大学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汉字艺术家濮列平教授致辞。

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天民向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汉字水墨艺术学者顿子斌先生颁发聘书。

论坛开幕仪式由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要彬教授主持。

中国美术学院国画学院张浩教授在论坛上发言。

现代书法家代表、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央美院特聘教授邵岩在论坛上发言。

北京大学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汉字艺术家濮列平教授在论坛上发言。

国际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法全集》主编刘正成在论坛上发言。

天津美院影像艺术系副主任陈红汗在论坛上发言。

全球视野下的汉字水墨艺术人才培养高层论坛现场。

刘正成、濮列平在论坛现场。

高天民、顿子斌在论坛现场。

姜金军在论坛现场。

李桂金、孙岩在论坛现场。

转自:中国书法在线,致谢!

书法网

最新评论

  • 李慎鉴 2018-05-27
    玩,有些玩的好!有些玩的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