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新作 新闻 现场 言论 专题 展览 碑帖 润格 公告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容易爱屋及乌。

喜欢的人,连带着他的阿猫阿狗一草一木,都充满爱意;反之,要是有人说我喜欢的人的坏话,我便立刻割了席,拂袖而去。

去年,北京画院搞傅山的《我来添尔一峰青》展览,好朋友几次拉我去,我都踟蹰不前。我其实蛮喜欢这个老头的,不去的原因只有一个——傅青主讨厌我在书法界的男神赵孟頫。

傅青主就是傅山,他批评赵孟頫,说“予极不喜赵子昂,薄其人遂恶其书,痛恶其书浅俗如无骨。”又跟子孙专门写了个文说,你们记住啊,千万不要写赵松雪的字啊,因为要是练了他的再去练唐楷,手腕子就给写坏了(腕杂矣!)

最讽刺的是,写这段话的时候,傅山是专门用赵体来写的。

我看到这段的时候就炸裂了,我们赵松雪哪里俗气啊,你们给评评理,我们的字写出来是这样的好伐啦!

▲ 赵孟頫去年在故宫有展,我去看了n遍。

还有,有本事你别学啊,哦,你年轻的时候学了赵松雪,得了人家的好处,然后忽然说,你们不要学啊,写了他就写不好唐楷啦,那写过他的你,岂不是也写不好吗?

说这话的语气,特别像相声里说的“上炕认识娘们,下炕认识鞋”!翻脸无情的渣男,说的就是你傅青主。

更何况,这个家伙推荐的头脑汤一点也不好吃!

一到太原,所有人都跟我说,啊,你要去吃傅山发明的“清和元头脑”。“头脑”又名“八珍汤”,是由黄芪、煨面、莲菜、羊肉、长山药、黄酒、酒糟、羊尾油配制而成,外加腌韭菜做引子。王仁兴先生在《中国饮食谈古》中引山西民间传说介绍:“在傅山的建议下,这家饭馆起字号为‘清和元’,八珍汤则易名‘头脑’。每逢傅山给体弱需要滋补的人看病,便告诉他们去‘吃清和元的头脑’。”“清”和“元”的言外之音,不言而喻。

当地朋友说,要吃头脑,需要起早。据说,早年太原人天不亮就起来吃头脑,所以当地有俗语称为“赶头脑”,因为太早,经营头脑的餐馆门前都挂一盏灯笼作标志。

于是,寒冬腊月里,爱睡懒觉如我,也凛然从被窝里爬起来,睡眼惺忪跟着朋友去吃当地最正宗的头脑。

然而,端上来的一瞬间,我彻底蒙了。

一碗半稠的汤糊里,若隐若现的是三大块肥羊肉,一点藕和山药。喝下去一口,一股浓重的酒味,强撑着喝下去,渐渐漾上来的是药味,一点也不夸张,只要一口,就足够把我吓醒。虽然朋友一再提醒我“慢慢会喝出食材的甜味”,但真的,抱歉,这碗没有放盐的酒味羊肉补药,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这个故事的详细版,我写在了我的新作《潘金莲的饺子》里,你会发现,这个头脑汤,其实西门庆也喝过。

但是我只想跟傅山同学说一句话,如果头脑汤真的是你发明的,其实“反清复明”的大业是很容易实现的,因为你只需要跟他们说:

要是不“反清复明”,就叫你们天天喝头脑汤!

傅青主,就是一个中二青年。

他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热血漫画的男主角才会干的事情。

因为过目不忘闻名乡里,他和别人比赛背书,关在房间里不吃饭从早背到晚,终于赢了。

他的老师被抓了,押到北京。他就跑到北京去营救,天天写“揭帖”上访,看见宦官锦衣卫,就往人家身上塞,发展到后来,只要是没胡子的就凑上去。还带着一百多个学生围攻内阁,结果——还真的把老师给救出来了。

别人买他的书法,他给人家写 “乱嚷吾书好,吾书好在何”。

他讨厌赵孟頫,主要还是因为赵孟頫身为宋朝宗室,投靠了元朝,做了贰臣。所以,他喜欢柳公权的一句话:心正则笔正。

然而我想说,你老人家呢,有时候的作品是这样的?

这时候,您的心里住着一个疯子吗?

▲ 拍摄于去年的北京画院傅山展:傅山 草书 绢本 李商隐赠庾十二朱版诗

为什么中二青年年轻的时候学赵孟頫,到了中年却如此讨厌呢?因为那时候,他的国家灭亡了。

说起来,傅家和明朝皇室还有那么一点关系。傅青主的曾祖父傅朝宣,是一个很好看的小哥哥。可能太好看了,一传十十传百,就这样传到了宁化王王府。宁化王是朱元璋的孙子,晋恭王朱惘第五子,宣德八年袭封,他听说了傅朝宣的帅气,于是就把女儿嫁给了他。

这个故事搁到现在,绝对可以写一个要多凄美有多凄美要多虐有多虐的网文小说,限于篇幅,请你们自行脑补。我只是说一下这个故事的结局——

很多很多年之后,傅朝宣快临死之前,说了一句话:“子孙再敢与王府结亲者以不孝论,族人鸣鼓攻之!”

朱家的女婿,真是不好做啊!

如果没有甲申国变,傅山的人生会是怎样的呢?也许,他会是一个最快活的书生,写字吟诗作画,教儿子读书。

没有如果,当崇祯皇帝把脖子伸进歪脖子树上的腰带结时,他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明朝的百姓,每个人都要作出自己的选择。

傅山的选择是,妈的,老子要反抗到底。

所以,在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里,他就成了七剑之首,哇,他肯定特别满意梁羽生给他的这个人设。

▲ 傅山拳法是真的有的,看起来真的像武林绝学!


实际上,他就是一边给人看病,一边秘密联络支持起义军。

对,他除了会画画,会写字,还会看病。而且,他开的痛经药方到现在还在用哦,他的专著《傅青主女科》至今仍是中医妇科的必读之书。(但他的药方写得也很潦草,不知道是不是从傅山开始,中国医生开药方就越来越像写天书了!)

他如此专注于妇科,大概和他的妻子张静君有关。在他26岁那年,他的结发妻子去世了。

他一辈子没有再娶,和儿子相依为命。

冲着这一点,好感度up10。


“反清复明”这项事业不好做,除非你跟韦小宝一样聪明,否则被抓起来的概率很大。

清顺治甲午(1654)年秋,因为涉嫌参与组织反清活动,傅山被抓起来了。动了刑,他没有招供。这个事件,在历史上被称为“朱衣道人”案。

这个事情,傅山自己心里觉得,大概要死了。他做好了死的准备,然后,绝食九日。

他的好基友戴挺栻派人捎去素绢,让他写书。白谦慎老师曾经在《傅山的交往和应酬》写过,“戴廷栻在经济上给予傅山种种帮助”,“从买米、买麦、买布、买沺、卖字画筹措经费,到提供出游时所用的脚力和牲口”,“戴廷栻简直就是傅山的经济代理人”。

我想,这时候,他送绢索字,用意有二:

1、我知道你要死了,有什么要托付我们的,留给我们的,就写吧!
2、我知道你想求死,但我们还需要你,活下去,为我们再写点东西。

后世研究者觉得2的可能性较大,但我觉得傅山收到这些绢时,心里想着的是1。

他写下的手卷是《开我慧者并太原三先生传》。

确切的说,这个手卷上有两篇文章,一篇叫《开我慧者》,一篇叫《太原三先生传》。

我先说说《太原三先生传》。这三位先生目前没有更多的资料,他们分别是献明王先生、虚舟钱先生、太原诸生梁檀先生。我简要解释一下,这三位先生没有功名,他们在当时大概属于“隐士”,在明亡之后,也坚持做了遗民。

据说,傅山在被关进去之前,曾经答应为这三位先生作传。现在被抓了,君子一诺千金,他在狱中,便写了这《太原三先生传》。戴廷栻在《晋逸诗序》中提到,这是傅山的绝笔式的嘱托: “此吾所知太原三人,吾爱之,敬之。其性情如此,子定解。爱之,敬之。幸为传之,无使泯焉无闻。”

这个《太原三先生传》写得很传神很好的,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是写王先生家贫,家里来了客人“中出小米饭二碗。黄咸菜二碟。过对谧云:‘客待食则食些。我盖不敢让。’” 在文章的最后,他写下:“甲午菊月朱衣道人山记於忧患中。”

▲ 甲午菊月朱衣道人山记於忧患中

另外一篇,叫《开我慧者》。这篇文章,更有遗书的意味。

傅山在这篇文章里,重点写了如何读书,如何治学。

有个你解惑的好老师很重要,但除了好老师,你必须要培养自己有独立的观点。

不要见异思迁,比如今天看了杜甫的诗,你觉得好;改天看了李白的又觉得好;等看了元稹的,再次觉得好,这不行,要有立场。

书一定要读完。读了九十九,差那么一点没读完,你也不能说自己已经读完了。

写文章这样的小事,大丈夫是不愿意做的,但是我们作为一位有风骨有气节的文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心中依然执着,就要一直写下去。

……

前几日黄昏,我在匡时拍卖的办公室里,看到这个手卷的真迹在面前缓缓展开,当看到“枫仲要书,辄复与之”八个字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了狱中的傅山,我相信,那时候,他显然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的心里从没有过这样的安详,国仇家恨,反清复明,一切都要画上句号。

这时候,他不再是那个容易愤怒的中二青年,他找到了那个最初的他,最真挚的他,最接近内心的他,不是傅青主,不是朱义道人,而是傅山。

一个读书治学写文章的文人,如此而已。

我相信他在那一刻无比平静。

本图片已获得匡时授权。这幅手卷会在北京匡时2018春季“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出现,不知道谁能把它带回家,羡慕。


傅山没死成。

因为朋友们的解救,他最终被释放了。为此,他很痛苦,中二如他,后悔没能慷慨赴死,只好写下“病还山寺可,生出狱门羞。有头朝老母,无颜对神州”。

他的人生还要继续苦下去。后来,又有人把他抬到北京,康熙皇帝赏识他,要给他官做,他再次绝食,可是不奏效,他终于被迫接受了清朝的官职。

他宁可自己写的《开我慧者》是真正的绝笔吧。

1684年,78岁的傅山去世了。在这之前,他已经白发人送黑发人,送走了他的独子傅眉。傅山晚年,终于理解了赵孟頫,他写了一首《秉烛》:

秉烛起长叹,奇人想断肠。
赵厮真足异,管婢亦非常。
醉岂酒犹酒,老来狂更狂。
斫轮余一笔,何处发文章。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虽然我看不惯赵孟頫的选择,可我还是要说,赵孟頫这个人,连带他老婆,不是普通人啊!这个人,真是比不了,比不了。
临死前,他对孙子说,要以朱衣黄冠入殓。

这是他最后的答案。

在中国,傅山这样的人,还是太少太少了。

来源:转自"山河小岁月",致谢!

书法网